男子患精神分裂症自杀:曾3次被送道德提高班,多年没和父母说话

男子患精神分裂症自杀:曾3次被送道德提高班,多年没和父母说话
多年不和父母说话 交流靠手机打字 王益虎被安葬在长吉镇老家墓地里。新修的坟墓,水泥还没完全凝固,坟墓上插满了亲戚送来的花圈,坟墓前是同学送来的一捧花。生于1998年8月21日,卒于2019年11月7日,他只度过短暂的21年。 长吉镇是他出生和成长的地方。1998年,王诚章与同为教师的妻子离婚,和第二任妻子结婚,生下他。小时候的他皮肤白皙,眉清目秀,经常跟在比他大8岁的哥哥后面打闹。王诚章也对这个小儿子怜爱有加,带着他旅游,给他拍很多照片:穿着棉袄拿着玩具飞机在院子里玩儿;穿着红色的短袖坐在黄果树瀑布前。几乎每一张都笑得很开心。 上学过后,王益虎沉默、内向的性格开始凸显出来。王益虎的朋友李东亮记得,他们几个同学放学一起回家,他们走,王益虎就走,他们停,王益虎就停,从来不会主动说话。有一次李东亮和王益虎在路上遇到一只癞蛤蟆,李东亮问他敢不敢从上面跨过去,他则摇头,远远地绕着走。 初中,李东亮和王益虎都在王诚章教书的学校就读,在李东亮看来,王益虎的学习比班上很多人都好,不仅数学成绩在班上数一数二,还看很多他们看不懂的课外书,《亚历山大战史》《沙漠之狐隆美尔》《燃烧的岛群》,他喜欢关于二战的故事。从王益虎留存下来的试卷和成绩单也能看出他曾经成绩不错,初三数学期中考试试卷,128分,初中在班上排名居中。 王益虎的心态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,李东亮说不清楚。李东亮记得有一次他们讨论家庭关系,过程中王益虎很痛苦,反问道,“你知道我父亲给我造成多大的阴影吗?”李东亮当时觉得不可思议,后来他才得知王益虎已经很久没和父母说话了。 2013年3月,王益虎高一刚读不久,王诚章希望他打好基础,考更好的高中,将其转到初二复读。据王诚章说,有一次半期考试没考好,他要求儿子重做试卷,否则不能吃饭,但儿子宁愿饿一顿晚饭也不做,最终他们再也没有说过话。 从2009年家里买电脑后,王益虎的另一大爱好就是用电脑打游戏。初中时,没上晚自习,他经常会玩到很晚才睡。2015年的一天,王益虎打游戏到深夜12点多,母亲叫他休息,他不听,母亲一气之下把电源拔了,从此他也不再和母亲说话。王诚章称,儿子不和他们说话后,他们的交流基本靠手机打字,平时要生活费或者要说什么就把文字写在手机上给他们看。 2015年9月,在初二复读一学期后,王益虎要求回高中读高一,彼时李东亮已经上高二。在读完高一第一学期,文理分科后,他进入文科班。在高中同学韦涛印象中,王益虎上课喜欢睡觉,平时几乎不和同学说话,同学给他打招呼,他不回应,只是冲大家微笑。有时候,老师叫他起来回答问题,问几遍,他也不说一句话。 李东亮回忆,有段时间王益虎来找他帮忙处理“感情问题”,“他说有个女生喜欢他,女生的父亲是个大老板,曾派人调查他,对他很满意,但是最终他还是拒绝了这位女生,女生很生气,他不知道怎么办,想让我帮他写道歉信。”后来,通过对王益虎所说的女生进行了解,李东亮发现,女生是真的,但剩下的所有的故事都不是真的。 在很多同学看来,王益虎的性格可能与严厉的父亲和成绩优异的哥哥有关,但是对此王诚章不认同,以前他会让王益虎向哥哥学习,但后来成绩好坏其实已经不重要了。“真的与家庭教育没关系吗?”记者再次追问,王诚章沉默了一会回答,“你看着儿子虽然不和我们说话,但他心里知道我们爱他。” 思想道德提高班 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? 王益虎去世的消息,很快在三穗县城传开了,关于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再次引发讨论。大家各执一词,有的认为有利于管理学生,有的认为会影响孩子心理健康。但王诚章只认定一条:三年前儿子被关进学校设置的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,才患上了精神分裂症,才让全家坠入痛苦的深渊。 相关资料显示,2016年3月,当地这所中学在高一年级组设立了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。进入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学习的对象包括:(1)对不服从老师管教、态度、行为恶劣的学生;(2)班主任多次提醒和教育屡教不改的学生;(3)班主任联系家长到校共同教育,家长推脱或逃避班主任的学生;(4)学校巡视教师纠察到的违纪学生。 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要求违纪学生按照正常上课时间来上课,违纪学生在教室自习时自学,学习内容包括学校2018届年级组自编的《思想道德读本》、《弟子规》及本班正常课程上的课程。违纪的学生在这个班学习1-3天,最多不超过三天,学习完后写不少于800字的心得体会。 据王诚章讲述,2016年5月至7月,儿子因为偏科、成绩差,被班主任龙汉先几次责令到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反省,先后跨度5天,最长的一次长达3天。王诚章回忆,儿子几乎每次从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回来都会闷闷不乐,有几次甚至面色青郁,眼神呆滞,不说话,不吃喝。 王诚章说,看到儿子情况不对,他试图与班主任龙汉先沟通,让其不要给儿子太多压力,但对方却一直不退让,不仅将儿子座位调至最后一排,进行停课处理,还不让儿子考试、甚至不让在原来班上读书。至今王诚章手机里仍然保存着一条彩信,2016年6月20日,龙汉先拍了一张王益虎在最后一排睡觉的照片,并附上:王老师,今天物理课,你的宝贝儿子没有“违纪,挺安静的”,“这不应该是一个老师说的话。”王诚章对此耿耿于怀。 对此,龙汉先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则有另一种说法,他承认王益虎确实因为违纪三次被他叫到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反省,但是原因比王诚章讲述的复杂。第一次是考试成绩差,罚抄考试知识框架,王益虎不写;第二次是旷课之后返校上课仍然迟到,而且被叫到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反省,又在里面睡觉;第三次因为睡觉和其他同学一起受罚,最终同学写了反省材料,他则不写。 王益虎的高中同学韦涛也曾因为上课睡觉进过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,他记得那里和教室一样大小,门口挂着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的牌子,里面摆着20多张桌子,他每次进去都有大约十个人在。韦涛觉得里面不算压抑,反而没人管,很自由,“有些学生不想上课,就用不交反省材料的方式争取更多待在里面的时间。” 龙汉先介绍,当初设置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就是希望帮助违纪的学生,但是后来因为王益虎的事情,他们认为“好心没办好事”,于是在2017年1月取消了“思想道德提高班”。 2016年11月,南京脑科医院确诊王益虎为“精神分裂症”后,王诚章一边四处寻医问药,一边上访维权。三穗县教育和科技局,黔东南州教育局也曾对他反映的问题进行回复,结果基本一样,不能认定王益虎患精神分裂症与学校、老师的教学管理存在因果关系。2019年3月,王诚章又将儿子就读的中学告上了法庭,目前正在对双方提交的证据进行司法鉴定。 班主任龙汉先没有想过判决结果,他始终认为这起悲剧的源头是个人性格和家庭教育。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全文阅读